是警察,请转发!全国人大代表建议在《刑法》中增加袭警罪!

访客 法律新闻 2019-11-10 19:19:36

2018年全国两会将于3月3日召开!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太原市公安局民警杨蓉建议在《刑法中》增加“袭警罪”!

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太原市公安局 杨蓉

建议全文如下:

关于在《刑法》中增加“袭警罪”的建议

警察执法代表的是国家,享有履行法律赋予的权利和义务。但阻碍执法、暴力袭警案件频频出现,个别地方甚至已从口头挑衅、谩骂、侮辱、抢夺装备,发展为直接使用凶器伤害执法民警。来自公安部的一组数据显示:2010年至2014年,警察因同犯罪分子作斗争而遭受暴力袭击负伤8880人,连续5年总体上升,其中2014年2417人,比2013年上升24.1%。

袭警行为不仅是对警察生命健康的威胁损害,也是对警察执法权威和执法尊严的挑战,更是对国家法律的藐视、挑衅和践踏,国家应该单独增设袭警罪,凸现人民警察特殊的执法身份和地位,加大法律对不法分子的威慑作用,以便更好地维护国家法律的权威。伴随着人民警察的执法不断被挑衅,再不从立法上约束惩罚“袭警”行为,不仅公安机关将丧失执法权威,也必将严重影响国家形象,动摇党的执政基础。单从2018年媒体报道看,袭警行为屡见不鲜:

1月12日,山西朔州朔城区两名交通事故协警被打伤;1月15日,山西太原阳曲收费站高速交警蔡晓炜被撞;1月19日,山西娄烦交警被驾驶员打骂恐吓;

1月16日,苏州市公安局吴中分局越溪派出所处置一起纠纷导致的警情时,被纠纷一方当事人聚众殴打;

1月18日,河南信阳潢川县交警大队辅警罗玉强在执勤中因制止一辆轿车违规停放,遭司机谩骂、推搡和殴打;

1月19日,四川崇州市袁某因涉嫌饮酒驾驶被交警拦下,袁某不配合调查,还叫来朋友周某用石头袭击民警;

1月24日,云南省鲁甸县文屏镇不法分子围攻殴打处警的公安民警,砸毁警车,迫使派出所所长下跪求情;

2月18日,重庆市公安局渝北分局交巡警支队石船公路巡逻大队副大队长杨雪峰带领民警、辅警在石船镇渝长东街十字路口疏导交通,因制止违法行为,遭心怀不满的张某用尖刀向腹部、颈部连刺数刀。因失血过多,经抢救无效于11时38分牺牲……

类似的案例,几乎天天在中国大地上演。在对山西、河北省部分基层公安机关的调查走访中发现,执法不被尊重、遭遇阻挠甚至暴力抗法,是不少人的切身感受。小的诸如被撕扯警服、打飞警帽,大的被拳脚相加、汽车相撞等。因为缺少必要的法律保护和组织的支撑,不少基层民警产生执法畏惧情绪袭警罪,有事不愿意去处理,能拖就拖,能躲就躲。在面对复杂疑难环境时,不敢担责袭警罪,畏首畏尾。让民警流血又流泪,损害的不仅是民警个人的合法权益、整个公安队伍的凝聚力和战斗力,而且会直接降低公众安全感,损害国家法律的权威和尊严,损坏党和政府形象、威信,甚至动摇我党的执政基础。因此,对社会负责、对国家负责、对人民负责的警察,理应受到法律的保护,法律应该保障警察在行使国家权力时的基本安全。

2015年8月29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刑法修正案(九),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中增加了第五款:“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从重处罚。”其中,这一条第一款的内容是“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

经走访山西、河北数位公安法律专业人士,都明确表示,该条款忽略了警察执法与其他政府部门执法之间的区别,也即其他政府部门执法仅具有行政执法的性质,不具备刑事执法职能,因此执法行为所可能遭遇的对抗程度大不相同。单从法律执行的社会效果看,虽然2015年《刑法修正案(九)》中在原有的“妨害公务罪”条款中增加了袭警从重的条款,但到现在近三年了,袭警犯罪不仅没有得到有效遏制,甚至愈演愈烈。这已经反证了该条款的软弱无力。

下面仅从法理角度来说明,此条刑法规定存在巨大的保护性缺失,试分析之:

首先妨害公务罪仅仅保护执法者本人,对于执法主体的辅助人员比如警辅、执法主体的家庭成员和近亲属常常也会受到威胁,人民警察及家人的安全缺乏法律保护。警辅收入低,却担负着同样繁重的任务,在得不到社会尊重的同时,有的人故意规避与正式民警发生冲突,而侮辱袭击警辅,这些警辅是公安执法的辅助力量,他们履行职务的行为,同样应与尊重和法律的保护。

其次《刑法 》第277条规定:“……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从重处罚。”现行法条明确只限定在了民警执行职务时,也就是排除了执行职务后,这使得人民警察在非工作时间里受到不法侵害,对犯罪嫌疑人就只能依照故意伤害罪、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或故意杀人罪追究刑事责任,这样也就很难体现犯罪嫌疑人犯罪的真正目的和动机,不利于揭示袭警行为的实质,也是抹杀了其袭警行为的特殊性和危害性。这种状况,不仅使一线民警执法履职得不到有力保障,而且对人民警察整体执法履职也产生了很不利的影响。倘若职务履行完毕,该条法律即可视为失效。那么犯罪分子的报复性行为不受此条法律的约束,但在现实生活中,警察在非工作时间里受到不法分子报复的事件时有发生。2015年,东北某地一名公安民警因为多次抓捕一名盗窃惯犯,被该犯怀恨在心,最终被该犯用刀割喉,喋血街头。这种在警察执行职务后报复警察的行为,更应该列入袭警范围,从重处罚。

三是警用装备、警用车辆等物品,属于人民警察执法的必要条件,其物权属于全体社会成员;破坏警务装备的行为具备明显的社会危害性。现实生活中的抢夺执法记录仪、砸毁警车等行为屡屡发生。这种行为同样侵犯了法律尊严和法律实施,应视为行为犯,而非以造成一定后果为前提的结果犯。倘若单纯的将此行为视为故意损坏公私财物,则明显混淆了辨别此罪彼罪的明显要素—客体。

况且,近年来我国发生的多起严重暴力型群体事件中,砸毁警车往往成为事态失控的标志性节点。在群体事件中,基于责任缺失的群体心理,一旦有人开始破坏警用装备,群体心理会迅速失范,造成事件升级。

此外,故意毁坏公私财物和寻衅滋事罪都存在追刑标准,山西、河北省分别为5000元、2000元起刑,砸毁一辆普通警车的挡风玻璃是不能达到上述法条追刑条件的,但是其行为的恶意程度是和砸毁一辆普通汽车的挡风玻璃是完全不同的,其危害结果也远不一样,必须予以追究刑事责任。

依法严惩袭警行为是全社会的法治共识,保护执法权威是全社会的行动自觉,也是广大人民群众的迫切要求。为了适应新时代全面依法治国的新要求,有效维护民警执法权威,维护国家的法律尊严。特建议如下:

1、要加快袭警罪的立法步伐。让立法真正走进基层,了解袭警罪的立法宗旨、立法原则、立法背景、立法内容、范围、程序、法律责任、执法要求,加快步伐,推进袭警罪以单独罪名入《刑法》,加快推进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新《刑法》。

2、要在袭警罪以单独罪名入《刑法》前,先出台相应的立法和司法解释。一是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就妨碍公务罪作出立法解释,对袭警行为所涵盖的的范围作出明确说明。二是请最高人民法院或者最高人民检察院专门就袭警问题作出相应的司法解释,规范袭警行为的定性及量刑等方面。

全国两会即将召开,最辛苦的就是一线民警!各地袭警事件频频发生,呼吁在《刑法中》增设“袭警罪”,不要让警察流汗流血又流泪!

请400万战友用你的关注和支持,让建议变成现实!让两会听到我们的声音!也感谢为公安民警发声的全国人大代表!人大代表在为我们积极奔走,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为他们声援?!

是警察,请转发!

请为我们自己的切身利益贡献一份力量!

后台输入红包领取红包

版权声明

本站搜集来源于网络,如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本站,本站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