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许昌:一起蹊跷的“轻伤二级”

编辑:张强律师 法律新闻 2021-01-19 19:06:00
咄咄怪事:“轻伤二级”
2020年12月17日,河南许昌市建安区公安局作出许建公(小召)行政决字〔2020〕45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2020年12月12日9时许,在许昌市建安区小召乡段桥村换届选举会议室内,因沙雨敏和沙某山发生口角引发打斗,沙某胜和沙某子闻讯后二人结伙用拳头朝沙雨敏头部殴打,沙某民拉沙某胜时,沙某胜又对沙某民上半身进行殴打,经法医鉴定沙雨敏伤情为轻微伤。
12月23日,建安区公安局作出《鉴定意见通知书》:我局指派有关人员,对沙某山的损伤程度进行了法医学鉴定。鉴定意见是被鉴定人沙某山的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并认定沙雨敏是造成此次伤害的犯罪嫌疑人。
同时,建安区公安局还出具了一份关于沙某子的《鉴定书》:沙某子在此次打架事件中“左手环指擦伤,左手小指皮肤破损”,被鉴定为轻微伤。
面对两份《鉴定书》,沙雨敏及其家人表示,“无法接受,也无认同”。他们认为,“一个70岁的老人,在当时的情况下,连自保都不可能做得到,怎么还可能把别人给打到?”沙雨敏坚决否认那两个人的伤跟他无关,并对公安机关把他列为犯罪嫌疑人感到“于法于理都不公!”
现场还原:究竟谁打谁
一份由段桥村31位村民联名签字并按指模的《举报材料》显示,12月12日9时许,沙某山最先与沙雨敏发生口角,并殴打沙雨敏。沙某山、沙某现(沙某山之子)、沙某(沙某山之孙)、沙某胜(沙某山之侄)、沙某子(沙某山之亲三哥)等人随后再次群起对沙雨敏进行拳打脚踢。乡政府领导吴超锋、王汀和派出所民警等在现场,有人将沙某山等人拉开。但是,沙某山等人不顾拦阻,第二次对沙雨敏进行殴打。
事实上,事发当天,不仅现场有民警的执法记录仪,而且乡政府工作人员也在现场录下了视频。而这些资料,都已经提交给了公安机关。此外,一些现场目击证人也证明,“当时并没看到他们(即指沙某山和沙某子)有明显伤情,他们的伤到底是怎么来的,谁也说不清楚。”
“沙雨敏,约110斤,现年70岁。沙某山,约130斤,现年55岁。”一村民说,《行政处罚决定书》中称“因沙雨敏和沙某山发生口角引发打斗”,但到底是谁先动手,又是谁挑起的事,公安机关为什么未明确?他表示非常不能理解!
蹊跷怪事:“轻伤二级”从何而来?
12月25日,不接受建安区公安局《处罚决定书》和《鉴定意见通知书》的沙雨敏,向该局提交《重新鉴定申请书》。他提出:1、申请对沙某山的损伤程度进行重新鉴定;2、申请对沙某山的伤处进行成伤原因鉴定;3、申请对沙某山的伤处形成时间进行鉴定;4、申请对沙某山的伤情与案件的直接关系鉴定。
沙雨敏在《重新鉴定申请书》中称,12月12日,他被沙某山等人殴打后,当场不省人事,急救车将他送至许昌市中心医院治疗。沙雨敏的家属同时反映一个细节,“事发后,沙某山是直接给许昌市医院的一位医生打了电话。然后,他乘坐该医生安排的救护车到了医院。沙某山从选举现场和到医院之后,所有的监控均显示其面部无任何伤痕。他在办理住院手续后的第二天才出现鼻骨骨折的情况。”
沙雨敏在《重新鉴定申请书》中强调,小召乡派出所负责案件的李教导员,在案发现场见到他面部及身上有明显伤情,进行了拍照留证。沙某山、沙某子当时无任何伤情,故李教导员未对二人拍照留证;他被殴打现场的视频清晰记录沙某山面部无任何伤情;120救护车辆内的视频、银行的视频,清晰记录沙某山面部无任何伤情;沙某山进入医院后,在急诊部的面部无任何伤情,且沙某山一直在楼道持手机打电话,在急诊部未直接进一步检查。
沙雨敏在《重新鉴定申请书》提出异议:1、沙某山的“轻伤二级”与他毫无关系。案发当日9:10分-11:20分,都是沙某山以及其家属等7人殴打他1人,他根本就没有还手的机会,更不可能将沙某山打成“轻伤二级”。自沙某山7人殴打他被送往医院开始至沙某山被送往医院,整个过程均显示沙某山面部无任何伤情。故,他认为沙某山的伤是在他被送往医院后,其自行造成的。他家属提供视频证据(派出所已进行调取全部保存)均可证明他以上所述属实。
同时,事发现场有多位村民有党员、退伍军人目击打斗过程,他们已在派出所作了笔录,证明当时沙某山无任何伤情。
被打老人质疑:《鉴定意见通知书》有问题
沙某山的伤情鉴定显示,沙某山鼻骨连续性中断,鼻骨双侧粉碎性骨折症状,双眼底有淤血、鼻根处淤肿。但根据医学临床症状表现:鼻骨骨折后常见临床症状为鼻出血和局部疼痛。检查时可见外鼻肿胀,皮下淤血。然而,在案发后,根据证人和以上多段视频证明,沙某山始终无任何以上症状及表现。
此外,沙雨敏的家属反映:沙某山报120的流程存在重大嫌疑,其直接打电话给某医生,让该医生直接派救护车去接他,医患关系存在共同作案嫌疑。
《人体轻伤鉴定标准(试行)》第三条规定:鉴定损伤程度,应该以外界因素对人体直接造成的原发性损害及后果为依据,包括损伤当时的伤情、损伤后引起的并发症和后遗症等,全面分析,综合评定。
沙雨敏在《重新鉴定申请书》中质疑,《鉴定意见通知书》的结论根本就没有去分析沙某山陈旧伤与其本次骨折的作用力大小,更未对这一事实进行调查,所以它本身就存在很大的问题!
12月27日,建安区公安局准予重新鉴定,同时出具了许建公(小召)准鉴〔2020〕0022号《准予重新鉴定决定书》。12月29日,小召派出所通知沙雨敏,将安排沙某山去医院做伤情鉴定,同时要求沙雨敏和沙某山双方必须同时到场。
但是,沙雨敏表示不同意该派出所的这个决定。他要求,先做因果关系鉴定,鉴定沙某山的伤情是否与他有关,再进行伤情鉴定。但是,该派出所不同意,鉴定被迫终止。
究竟是谁打了谁?具体真相是什么?还有待办案机关进一步侦办,我们将继续关注最真实的真相。
版权声明

本站搜集来源于网络,如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本站,本站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

张强律师简介:
2001年6月毕业于山东大学法学院,法学专业。
专注于劳动工伤、合同纠纷、房产纠纷、婚姻家事等民商事及刑事辩护领域